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郎咸平

极视智库-经济学家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郎咸平

互联网的发展创造了更多的交流空间和平台,为了赶上潮流我也开通了微信(微信号:郎club或lang-club),每天会在上面发表我的一些观点,与大家进行交流互动,欢迎大家关注。现在市场上出现很多冒仿我的文章,误导了很多网友,所以请大家以我在官网http://www.langclub.cn上发表的文章为准。欢迎将原创文章投稿至tougao@langclub.cn,我会精选后在微信上与大家共享,咨询电话:400-6828-215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中华文化的劣根和茫然  

2009-06-08 08:05:5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  这是我的新书郎咸平说——《谁在谋杀中国经济:附身中国人的文化魔咒》的序言,该书将在6月初由东方出版社出版。


  中华文化的劣根性和茫然性都表现在中国四大商帮的历史上(三)


  讲了这么多,稍微总结一下,我们会发现中华文化都有什么问题呢?浮躁,投机取巧,而且还自闭、僵化,既不了解外面的世界,也很少自我检省。可问题是,这些劣根性都是从哪里遗传下来的呢?我们对外界的极度不了解,是因为我们往往关注人家怎么想,而很少去理解为什么人家这么想,他们这么想的文化和历史根源在哪里,所以我们一再错过学习别人先进之处的历史机遇。


  事实上,我们对自己的过去比对自己的现在还缺少深刻的自省。社会上不时就会出现一股风潮,把我们这些古代的商帮从尘封的历史里请出来,而且敬奉为经商楷模,顶礼膜拜,所以市面上称颂胡雪岩的书可谓是汗牛充栋,有关山西票号的电视剧也是热播好一阵子。可是大家知道不知道,胡雪岩不过是一个投机分子,而最后也不过是一个失败者?四大商帮[晋商、徽商、浙商(包括湖商和宁波商帮)、粤商(包括广州商帮和潮州帮)]大部分都没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,这绝不仅仅是因为政治和政策的原因,就像我们分析今天的企业一样,内因决定外因,大家有没有仔细地分析过这些商帮失败的原因?这些经过仔细思辨的东西才是真正值得我们向老祖宗学习的地方,而不是说简简单单地听几个古代商帮如何煊赫的故事,然后鼓起几分钟的民族自豪感的热血。


  纵览晋商、徽商乃至湖州帮的沉寂,都不是因为资金不足,而是因为思维上的浮躁、投机取巧,而且还自闭、僵化。浮躁就是暴富之后开始吃喝嫖赌、纸醉金迷,投机取巧就是倒卖盐引、炒作房地产。他们完成初始的资本积累后,无一不进军房地产,之后比如湖州帮就是折戟在上海的房地产投机狂潮里,胡雪岩所代表的徽商就是崩溃在自己的蚕丝贸易投机里。思维僵化的最主要表现,就是暴富之后不知道该如何进一步发展!比如晋商从来不读书,徽商读书也只是热衷科举,为的只是进一步的官商勾结。甚至很大程度上,他们往往不觉得自己是暴富的,反而认为自己的致富是辛苦闯荡而来的。但是从历史的角度来看,他们的崛起都是靠当时的重大经济政策或开放政策,这些我会在本书第十章到第十五章中详细介绍。因此,这个问题在今天看来也毫不陌生,而思维僵化这一点,恰恰是中华文化最陈旧、最要不得的地方。所以你不得不承认,从古至今一家企业能走多远,最终都是取决于其战略思维能站到多高。


  以此为鉴,其实只有两条出路:其一是顺应改革进入下一个政策性行业;其二是升级企业管理制度,实现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的高度整合,告别传统的商业模式。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,胡雪岩和晋商、徽商还有湖商根本不值一提,而宁波商帮和潮州商帮的战略高度反而更值得我们关注。胡雪岩只是纯粹的个人投机,不但无法引领一个行业,甚至都无法令一个家族企业长存。他的财富完全来自于权力的腐败和荫庇,这甚至与其他同样基于权力垄断而崛起的晋商、徽商和广州商帮等都不可相提并论,因为后者的垄断正是为当时的政权提供了其必须的服务,并且正因为如此才能得到政治体制上的不断维护和支持。本书中第十章到第十五章中所展现的一个又一个例子也同时说明,事实上没有任何一个商帮能够长期做到顺应和主导改革,进而继续垄断这种政策性行业,特别是当面对来自体制外部的强大挑战、竞争甚至侵略时,商帮大抵都难逃被淘汰出局的宿命,包括晋商、徽商、湖商和广州商帮。历史都曾留给每个商帮转型的时机,然而山西票号迈向现代银行这一脱胎换骨变革的几度难产,又无比鲜明地展现了僵化思维的痼疾。


  面对这种依然存在的挑战、依然存在的悲哀,今天的每个中国人和中国企业不都应该反省一下吗?这种劣根性,在百年前决定了晚清政府的软弱无能和丧权辱国,在今天呢?我们不但浮躁,而且喜欢投机取巧,所以就决定了中国企业落后于人,永远只能做产业链里附加值最低的制造环节,而无法脚踏实地地走向产业链价值更高的其他环节。而且我们还自闭僵化,以为做这个最低的环节有所谓的比较优势,因此就固步自封、不思进取。更可悲的是我们常常把浮躁冒进当作进步,或是孤注一掷地押宝在一些不切实际、没有科学工序和科学思想的尝试上。百年间的蹉跎反复犹在眼前,今天的中国企业,乃至每一个中国人,应该如何自处呢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544)| 评论(12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