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郎咸平

极视智库-经济学家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郎咸平

互联网的发展创造了更多的交流空间和平台,为了赶上潮流我也开通了微信(微信号:郎club或lang-club),每天会在上面发表我的一些观点,与大家进行交流互动,欢迎大家关注。现在市场上出现很多冒仿我的文章,误导了很多网友,所以请大家以我在官网http://www.langclub.cn上发表的文章为准。欢迎将原创文章投稿至tougao@langclub.cn,我会精选后在微信上与大家共享,咨询电话:400-6828-215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中国富豪为什么打死也不“裸捐”?   

2016-05-16 08:37:1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编者按:2015年底,Facebook CEO马克?扎克伯格宣布,捐出他和妻子普莉希拉?陈所持脸书股份的99%,市值高达450亿美元,用于拓展人类潜能,促进下一代人的平等。美国富人为什么动不动就“裸捐”?我们的企业家为什么“自私”?郎咸平教授在《财经郎眼06:我们的诚信与危机》中做了精彩分析。

 

由美国首富比尔·盖茨和股神沃伦·巴菲特联合发起的“捐赠承诺”行动,20109月来到中国。这一行动自20106月发起,至今已有40位亿万富翁承诺把自己的过半财产捐献给慈善事业。其中盖茨夫妇承诺把大多数财富用于夫妇俩创办的慈善基金会,而巴菲特打算只留自己财富的1%。这一“捐赠承诺”并不具有法律效力,只是一种道德约束,富豪们可以用任意方式进行捐赠。根据发起人盖茨和巴菲特的估计,该行动将有可能筹到6000亿美元善款。

有网友说,巴菲特来中国可能是找错人了。我看也是,他最多能找到什么人呢?比如说,他喜欢的王传福,或者跟他吃过饭的段永平和赵丹阳,可能这几个人会回应一下。有一部分香港企业家可能会回应,比如说李嘉诚,但他捐的这个规模远远不能跟这些人比,这些人捐的都是他们财产的99%。这在我们看来,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。不过也不要批评富人。叫我们捐99%,我们也不会捐的。我们中国没有这个传统。

最近,美国的媒体把比尔·盖茨称作比尔·盖茨2.0。什么意思呢?意思是说,退休之后的比尔·盖茨华丽转身,开始做慈善了,是一个升级版的比尔·盖茨。但是我们发现一个问题,就是在美国做慈善好像不光是企业家行为,有点像全民行动。美国企业家也好,政治家也好,譬如说我们谈过的戈尔,他卸任之后也搞了一个基金会,是搞环保的,还拍了个环保的纪录片。但是,我们是把这个所谓的慈善简单地解释成救难救灾了,比如说汶川大地震。

我们搞的是项目融资这个概念,可美国不是的。我念个数据给你听,2008年美国慈善捐款额高达3076.5亿美元,占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2.2%,而且,其中75%来自个人的捐款。中国呢?慈善捐款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还不到万分之五。所以你可以看出来这个差别非常大,美国是全民慈善,我们只是少数。而且,我觉得我们对整个慈善的理解是完全错误的。我举个例子,我们看看《中国大百科全书》中对慈善的定义:从同情、怜悯或宗教信仰出发,对贫弱者以金钱或物品相助,或者提供其他一些实际援助的社会事业……带有浓重的宗教和迷信,其目的是为了做好事求善报;慈善者通常把慈善事业看作是一种施舍……它只是对少数人的一种暂时的、消极的救济……它的社会效果存有争议。我不敢相信这是《中国大百科全书》的解释。

但是,如果用英文翻译的话,你看原文怎么讲的?慈善的意思是对人类的热爱;为增加人类的福利所做的努力。通过救济、援助或者捐赠等等这些手段来达到对人类的热爱或增加人类的福利。而我们《中国大百科全书》的这个解释是把别人的手段当成目的了,慈善的目的是对人类的热爱,是为了增进人类的福利,我们连这个都没有搞清楚。

从英语的词源或者从定义上看,慈善和捐善是有区别的,是两个不同的英文词,而且这两个的区别有点像中国那个古语,“授人以鱼,不如授人以渔”。在西方,可能大家认为,给人一条鱼让他过日子,还不如教会他一种捕鱼的技术。所以它有了基金会,有了一种源源不断生钱的方式。

美国为什么全民慈善,而且是有钱出钱、有力出力?在我们看来,这是个非常奇怪的事情。普通老百姓慈善捐款、做义工比例非常高。75%的美国老百姓都捐款,30%是直接从工资里面扣掉的。而且,美国的义工数量达到总人口的57%,你总不能说这57%都是有钱人吧,而且平均每周工作4个小时,折算下来,他们所创造的价值和每年的慈善捐款一样多,这太可怕了。他们的动力哪里来的呢?据我们判断,是基督教精神。当然,我们谈基督教,只是就事论事,我只是非常中立地、实事求是地谈谈。我们认为这是美国宗教所推动的一种力量。我举个例子,美国90%的人自称相信上帝,美国国歌里有“上帝保佑美国”之类的词,对不对?总统就职的时候,要按着《圣经》发誓。甚至大家到法院去做证人的时候,也要先向《圣经》发誓。所有总统的演说的结尾都是“God Bless America”,就是“上帝保佑美国”的意思,而美元上面也印着“in God we trust”,就是“我们信任上帝”。国会两个院——众议院、参议院的会议都是以牧师的祈祷开始的。哈佛、耶鲁这些名校也都是由教会创办的。所以,我们发现美国基督教是无所不在的。可是我觉得非常有意思的是什么呢?我们实事求是谈问题,就是我们中国企业家常常说的,中国企业家有原罪。

可是美国的富人也有天生的罪恶,也有原罪的问题,但是这个原罪,是基督教给他定义的原罪。整个基督教文化对财主是仇视的,因此,慢慢演变出一种什么样的思维呢?我们也查了资料,就是钢铁大王卡耐基1889年在一个叫做《财富的福音》的书里面说的,他说“在巨富中死去是一种耻辱”。但是,我们想的和他完全不一样。还有石油大王洛克菲勒也说“唯有奉献社会才能去除心中的自私,使得人类灵魂的伟大之处得到解放”。你要晓得,这些其实都是《圣经》里面一些话的翻版,你可以想象到《圣经》对他们影响有多大。

构成美国当下精神的一个核心,叫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。这个所谓新教伦理其实是18世纪中叶,美国一个著名的布道家约翰·卫斯理对清教徒精神的一个概述,它的意思是说,我们要拼命地挣钱、拼命地省钱、拼命地捐钱。比如说,有个英文叫做WASP,翻译成中文就是白种盎格鲁-撒克逊清教徒的后裔,就是17世纪坐“五月花”到美国去的那些清教徒。这些清教徒干的就是你说的这种事。这些清教徒的后裔都以他们的祖先,也就是当年坐“五月花”来到美国的那些人为荣。在英国殖民地时代,美国没有任何的社会救助,也不能抽税,因为它还没有宪法,所以美国人的社区怎么办呢?他们就互相帮助。这种所谓的社区文化,就是会赚钱的人拿自己的钱来帮助自己的朋友。

比如说美国最早的慈善家,也是有名的宪法起草者之一——本杰明·富兰克林,他就通过大量捐款来改善自己的社区,有钱出钱、有力出力,同时为社区做义工、提供服务。正是因为这种文化被传承下来,所以我们看到,现在美国57%的老百姓做过义工,每周4个小时的义务劳动,他们所创造的价值跟他们每年的捐款是一样多的,这多可怕。

而且这种传统之下,他们对财富的理解也很有意思,比如说企业家特别是一些知名的企业家,他们认为他们不是财富的拥有者,上帝才是拥有者,他们只是代上帝来管这些财富,一旦他们管不了或者说退休了之后,就会把这些财富拿出来,让更加有能力的人来管它。巴菲特如果到中国来的话,他会发现他跟我们中国人是无法沟通的。这不是对与错的问题,而是两种完全不一样的文化。中国自古是个苦难的国家,我们跟欧洲,还有美国是不一样的,它们的自然灾难是很少的。透过这个,你可以理解我们中国的老百姓有一种极度的不安全感,因此他必须积累大量的财富。

企业家也有不安全感,他有原罪的问题,还有外在压力的问题,所以说大家都比较自私,这个是可以理解的,因为基本上我们是以家庭为单位的,一旦碰到灾难,怎么办呢?你不可能是一个国家一起跑,一个村一起跑,肯定是只能带着老婆、孩子一家人一起跑,所以说家族非常重要。正是因为家族在困难的时候是捆绑在一起的,所以他的钱财是要留给家人的,因为他要照顾他的家人,这完全可以理解。

因为在碰到灾难的时候,家族几乎负担着我们整个社会所有的功能。比如说你失业了,那谁养你呢?当然是你的爸爸、妈妈,也就是你的家族在养你。因此这种对家族的回馈是非常重要的,你只有对家族回馈,使家族壮大起来,家族里的每一个人才能得到保障。所以我们跟美国是完全不一样的,不能用美国的故事来评判自己,这是不对的。但是你要晓得,我们中国这种以小农经济、以家庭为主的系统在维持社会治安方面起了多么大的作用?它对社会的稳定有非常大的贡献。家庭这种互相帮助的做法解决了多少关于失业的困难啊,但是如果在美国的话,家庭能这样帮助你吗?我告诉你,在美国如果你这个人失业了,你就要靠国家来救助你。我们虽然不捐钱,但是到最后你发现这个系统还挺好,帮国家省了不少钱,对不对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991)| 评论(11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6